新闻资讯

剑走偏锋:土耳其利用击落俄战机行动来向俄施压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9-15 12:34     浏览次数 :

[返回]
土耳其是在通过此次打击俄罗斯军机事件,要求俄罗斯必须要在叙利亚问题上认真聆听自己的态度 土耳其是在通过此次打击俄罗斯军机事件,要求俄罗斯必须要在叙利亚问题上认真聆听自己的态度

  11月24日,一架苏-24攻击机被土耳其F-16战机击落,战机地点坠落位于叙利亚西北部的拉卡基亚山区。此事件一出,举世哗然。当前凭借在叙利亚战场上动作积极的俄罗斯,在叙利亚西北部的土叙边境地区挨了土耳其“一闷棍”,确实让人大跌眼镜。

  更让人惊异的是,土耳其这样一个地区强国,竟然敢公然挑战俄罗斯这样势头正盛的大国。从此次事件过后的股市上就可以看出端倪,击落俄罗斯战机的消息传出之后,土耳其股市和里拉下跌,股市一度创下三个月来最大跌幅,里拉创下11月6日来最大跌幅。俄罗斯股市指数同样大跌1.7%,创两个月最大跌幅。

  土耳其的警告

  此次土耳其击落俄罗斯军机,仅从相关媒体发布的消息来看,就应当看出土耳其其实是做了一些准备的,比如有相关的视频资料说明之前土耳其已经有了将俄罗斯军机打下来的决心。不过如果我们将此次事件向前推一周左右,就会发现其实土耳其已经向俄罗斯反复申明了自己坚定的态度和立场。

  分析土耳其所采取的行动,需要从土耳其的立场和视角出发。其实从俄罗斯在9月份直接介入叙利亚局势开始,土耳其南部的安全形势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一方面俄罗斯的军事打击行动,导致了叙利亚北部战场态势的变化,叙利亚巴沙尔政府军在西北部战场不断发动攻势。而俄罗斯的打击目标中,不仅有极端组织如“伊斯兰国”“胜利阵线”等团体的据点,也有不少土耳其认为的“非极端组织”和“非恐怖组织”,这些军事打击和军事进攻,必然会造成当地民众的大量逃散,土耳其边境地区也因此感受到了巨大的难民压力。如在过去的几日内,在叙利亚西北部地区就有大量难民逃到了土耳其南部的哈塔伊省。土耳其希望能够协调俄罗斯控制好战场节奏和局势,避免自己受到进一步的冲击。

  另一方面,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的空袭行动目标没有与土耳其取得共识。在此次袭击事件的事发地周围,存在着大批的叙利亚土库曼人。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土耳其在经过了同法国和后来的叙利亚政府协商之后,正式放弃了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的土库曼人,允许这些与自己“同宗同源”的土库曼人成为叙利亚国籍。

  而在2011年之后,为了能够保护当地的土库曼人免受战火侵害,也为了能够扶植自己在当地的力量,土耳其开始武装叙利亚西北部的土库曼人(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土耳其也在去年曾经设想过要大规模武装当地的土库曼人,但是鉴于与伊拉克库尔德自治政府领导人巴尔扎尼的良好关系而放弃,仅仅提供了少量的自卫武器)。这些土库曼人武装由于人数较少,因此只能保卫当地局势,成为了土耳其-叙利亚西北部边境地区的一个屏障。

  今年9月份俄罗斯空袭大规模开始后,由于当地活跃着不少极端组织,叙利亚西北部地区也成为了俄罗斯空军打击的重点,而土库曼人武装也因为其“反政府性”成为了俄罗斯的打击目标。这引起了土耳其的极大不满。在过去的数日内,就有约2000多名土库曼难民逃亡到土耳其西南部重镇哈塔伊省,这让当地的土耳其人以及土耳其国内舆论感到十分恼火,认为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打击了土库曼族的“平民目标”。在11月中旬,土耳其外交部多次向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安德烈卡尔洛夫提出抗议,要求俄罗斯停止对叙利亚西北部的土库曼武装据点进行打击。而俄罗斯并没有将此消息太过当真,因此土耳其和俄罗斯两国针对此次事件的矛盾也日益增加。所以此次事件的发生地,被土耳其选择在了叙利亚西北部靠近土叙边境的地区,也就是为了警告俄罗斯不要再打击自己的“亲族同胞”。事件发生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表示,俄罗斯宣称在炸恐怖分子,其实是在炸我们亲人,从中也可见一斑。

  土耳其的此次行动,恰逢土耳其和俄罗斯外交部门频繁接触之际。就在此次打击之前不久的11月20日,土耳其外交部长瑟纳尔勒奥卢刚刚同俄罗斯和美国国务卿克里进行了磋商,土耳其已经就俄罗斯在叙利亚西北部地区袭击当地土库曼人的事件向美国“诉苦”;而随后的周末(11月23日),土耳其外交部门和俄罗斯外交部门又进行了一次磋商,土耳其将自己对于土库曼人的关切向俄罗斯外交部门提出,双方由于意见差异过大并未形成共识。而在数日之前,土耳其已经向联合国提交申请,要求安理会就叙利亚西北部地区土库曼人受到的军事打击进行讨论。所以从9月份俄罗斯开始直接介入叙利亚局势之后开始,土耳其就一直十分关心当地土库曼人的安全与保障,此次袭击事件,其实就是对于此问题的一个直接的反应和表态。

  土耳其的呼声

  俄罗斯之所以要在叙利亚西北部靠近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土库曼人聚居区进行军事行动,其主要考量是希望帮助叙利亚政府军夺回被叙利亚反对派和极端组织控制的叙利亚西北部重镇依德利布省首府依德利布市。2015年9月俄罗斯直接介入叙利亚之前,叙利亚政府军刚刚失去了依德利布省的重要军事基地,而再向前推到5月,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失去了依德利布市区的所有据点。依德利布省对于叙利亚政府军来说十分重要,通过这里可以掐断外界尤其是通过土耳其向南进入叙利亚的运输通道(土耳其或是故意纵容或是无意疏漏),而这个通道可以直接对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区内的哈马、霍姆斯、塔尔图斯以及垃塔基亚等地进行威胁。因此随着俄罗斯的介入,叙利亚政府军开始在当地进行大规模反击。而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土库曼人活跃区,正好处于重新夺回依德利布的重要通道上。当地受到如此剧烈的军事打击,也是在所难免。

  应当指出的是,从9月份俄罗斯开始直接介入叙利亚局势以来,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一直缺乏有效的沟通。俄罗斯和美国尽管在避免叙利亚上空的空军冲突方面进行了沟通,甚至还进行了一定的协同演练,形成了较为完备的防御危机体系,但是俄罗斯同土耳其之间迄今为止这种机制并未建立。从过去半个月土耳其不断通过各种外交渠道向俄罗斯表达自己的态度可以看出,俄罗斯基本上没有对土耳其的表态进行直接的回应,导致了土耳其国内的愤怒与不满。从这个意义上讲,土耳其是在通过此次打击俄罗斯军机事件,要求俄罗斯必须要在叙利亚问题上认真聆听自己的态度。

  从更深层次上讲,俄罗斯之所以未能够和土耳其建立较好的沟通机制,关键在于两者之间没有形成很好的“共识”。尽管美国也是叙利亚乱局的涉事者,但是美国由于其秉持的“温和世俗派建国”立场,与当前的叙利亚国内内战乱局现实相差甚远,有鉴于美国所划定的“不承认巴沙尔政府”的底线,因此无法有效直接介入到叙利亚乱局之中。这与美国在外界眼中的“大国”形象并不相符,其作用也在很多程度上不如地区国家如沙特和土耳其等重要。也正因为如此,美国领导的打击叙利亚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联盟”,由于分歧过多,掣肘严重,无法开展切实的活动。所以当俄罗斯直接介入之后,美国在叙利亚的直接利益并不太多,能够向俄罗斯进行一定的妥协,俄美两国也能够事实上在叙利亚上空“安然无事”。

  但是不同于美国,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受到的冲击要大得多,其关系也更加直接。首先土耳其是叙利亚内战介入者中较为直接、较为深刻且较为持久的一方,从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后,土耳其就一直是叙利亚反对派的坚决支持者。“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的组织者中,土耳其也是最早的成员之一。土耳其在叙利亚境内,有着自己特殊的政治关切,不少叙利亚北部活动的极端组织,或多或少接受土耳其的援助和支持,或者借道土耳其来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在此基础上,土耳其在叙利亚有着自己的利益网,而俄罗斯以“打击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为名出兵叙利亚,则直接损害了土耳其的利益,因此两者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政治话语存在着根本性的偏差。

  其次,土耳其深受叙利亚难民的影响,对叙利亚北部的难民有着敏感的神经。尽管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刚刚爆发之时,土耳其外长(现任总理)达武特奥卢信誓旦旦地宣布,土耳其接收的叙利亚难民“不会超过十万”,但是随着叙利亚内战的持续,土耳其所面临的难民压力也日益增大,已经事实上成为了接收叙利亚难民最多的国家。蜂拥而入的难民给土耳其的社会、经济和安全造成了巨大压力,极端网络也随着难民的涌入开始在土耳其境内肆意生长。尤其是进入今年上半年,随着“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被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打击和进逼,大量的叙利亚人开始逃往土耳其境内,这也促成了土耳其在今年年中对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极端组织”和“恐怖组织”的打击,土耳其的打击目标更多是对与“库尔德工人党”关系密切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目标,希望能够维持住各方在叙利亚北部边境地区的平衡,不要造成新的难民冲击。

  第三,土耳其对于周围邻国的土库曼人有着深刻的关切,能够引发土耳其在政治和军事上作出较大的政策变动。尽管土耳其在凯末尔革命后力图建立现代意义上的民族国家,但是周围国家如伊拉克、叙利亚和塞浦路斯等国有着大量的土库曼人,这些人与土耳其境内的土耳其人文化上、血缘上相同或是相近。历史上土耳其出兵塞浦路斯,不同于西方学者认为的土耳其“扩张”或者“大民族主义”的说法,如果按照土耳其国内学者的观点,就是因为土耳其国内民众认为塞浦路斯的土库曼人(土族)受到了希腊族(希族)的欺辱,而土耳其政府不得不采取军事行动来制止希族的行动。同样在2011年阿拉伯动荡开始后,土耳其国内一直十分关心周围国家如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土库曼人情况,这也是促成此次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的一个重要原因。

  尽管土耳其的动机很多,但是击落俄罗斯战机,显示出土耳其对于俄罗斯的强烈要求,那就是:俄罗斯需要在叙利亚问题,尤其是叙利亚北部战场的行动问题上,认真聆听来自土耳其的声音。可以说,土耳其是在利用一次“剑走偏锋”的军事行动,来向俄罗斯施加压力。

(新浪军事)(编辑:SN100)

文章关键词:土耳其俄军战机